Rise at your command.

【谍中谍/MI系列】视听世界【EBE无差/短篇完结】03

SY楼梯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92842-1-1.html


【笔者插一嘴】Brandt嘴炮模式强开




导弹计划。强烈的光束。那个人无神的双眼。

 

William Brandt。他的眼睛。导弹计划。那双无神的眼睛。Brandt。

 

计划夺回。Brandt。安置完毕。病床上的他双眼缠着纱布。Brandt。

 

他在最后一刻说,Ethan,手指着Ethan站立的角落。

 

Will。Will。他怎么知道我站在那里?Will?

 

“Will你怎么知道我站在那里?”他猛然惊醒,右手紧紧握成拳头。他意识到自己嚷嚷得很响亮,因为病床左侧的人正不偏不倚地看着自己,像要说话的样子。

 

总部医院消毒水的气味,干净的床和被子,有色落地窗,左臂的包扎。

 

“我知道你在那里,我知道。”

 

Ethan扭头看向说话的人。

 

“导弹计划处理好了,Ethan。看来你的出院礼物应该是训练室的器械和一打训练员……”

 

“我不需要。”Ethan突然恼火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William Brandt完整无缺地坐在自己床边的办公椅上,穿着浅灰色西装,打着深蓝色领带,左腕上露出手表的表盘,右手握着钢笔在文件上签名。他的眼睛随着笔尖运动着,却没有望向Ethan。

 

Ethan支起身子。他看见Brandt拿着钢笔在一张白纸上乱涂着,纸上已经写了“真相”“计划”的字样,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名字,不同的字体,就像有五十多个人写过这个名字一样。

 

Brandt只好放下笔,皱着眉看向Ethan。

 

那双折射着灰色和蓝色光芒的眼睛,流露出复杂的情感。

 

复杂的?Ethan没心思层层剖析了。他尝试着勾起笑容,但面部肌肉僵硬地寻找“Ethan Hunt式笑容”的位置。唯一起作用的只有他的眼睛,他知道Brandt一定被自己盯得很不舒服。

 

“……我的视网膜还是有救的,只是视力还要慢慢恢复……噢,四个月前我就拆纱布了,总部要我重拾旧职,我马上就投入寻找你的工作中,呃,事实上这项工作早就开始了,我只是接过指挥权……嗯哼,导弹计划的后期处理由部长亲自监督,全球避免陷入核战争中……我很好!Ethan,我很好!Jane外派任务了明天回来,Benji在技术部计算程序,他也弄了点实用的发明……”Brandt的语速渐渐加快,他急切地想说明白事情的因由,眼神也有点慌乱起来。

 

最后,Brandt无计可施地闭嘴了。“Ethan?”他试探着说。

 

Ethan一字不落地听完了对方所有的话,他打算过一会儿再梳理那些忙乱的话语。他的眼睛一直盯着Brandt的双眸,急切、慌乱、关怀在富有生气的眼睛里一起浮了上来。当他看到悔意从那双眼睛里闪现的时候,他立刻说:

 

“不,Will,完全没有必要道歉,完全没有必要。我自愿的牺牲谈不上任何人对此表示悔恨。”他仍然盯着对方的眼睛。

 

不安的色彩第一次漫上了Brandt的双眼,Ethan听见Brandt提高音调说:“你当然可以这样说,Ethan!因为每一次都是一大票人用无数个目不交睫的夜晚换来零星的、你仍活着的消息,然后下一秒你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还奇怪我的视网膜怎么没在寻找你的时候松动……我是说,你能收起你的笑容吗,我在道歉!”

 

“Will,你没必要……”Ethan试图插话,但Brandt像是一个拔了保险的手雷一样,腾地从椅子上弹起来,大步地来来回回走动着,嘴里一刻不停地说:

“那个该死的导弹计划,没错它的确让我几乎失明。当然我知道你站在那里,我也知道你会独自去夺回导弹计划,而我居然以为你会在得手以后和我们联系!我虽然在医院,但你离开之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排后援去接应你,我已经有了一个损失少且高效率的计划去补救,Ethan,在那之后我才稍微放心地上了手术台!但是你倒好,连让我告诉你计划安排的机会也不给我,反而是我派出的小组没能帮上你。不是每一个小组都像Benji和Jane一样默契的,Ethan,他们最后不得不全去寻找你的行踪!”

 

Ethan马上插话道:“但那是四个辛迪加的残部,也许你的计划只能协助我夺回那串密码,却不能消灭他们。我牺牲了一点自由,花了九个月的时间,他们都被我消灭了。”Ethan看着走动的Brandt,不由得和他争论起来。但Brandt似乎根本没有听他说话,现在Brandt的音量已经响亮到了能吵醒两间病房的病人的程度,完完全全盖住了Ethan的声音。

 

“九个月,没有任何线索能找到你,我甚至不知道该往你的资料上写[失踪]好还是[死亡]好。我没有收到任何谜语,你那些曾经设下过难倒全总部的谜语,只有我略略跟上了你的思路,然后才找到了一点你的踪迹,但是这回,没有,没有!Ethan Hunt,你能不能就那么一次,听从我的计划去完成任务?!哦你当然会说不能,因为Ethan Hunt觉得毫无察觉地单独行动就是百分之一百合情合理的事!”Brandt猛然刹住脚步,气喘吁吁地转身看向Ethan。

 

Ethan安静地接受了对方的怒视,他听见自己说:“所以?”

 

“所以什么?你英勇地干掉了辛迪加的残部,杳无音信的九个月之后却被横着送进这里治疗。我拿到的医疗报告上写满了各种程度的皮肉伤和多少条骨头的断裂记录,还有轻微精神分裂的诊断和脑震荡的手术通知书,你被抬下飞机的时候昏睡得不省人事,还乱说着我的名字……你觉得我会安心地接受一个失踪九个月的朋友被折磨得瘦骨嶙峋不成人样地突然出现在面前?!上帝作证,我还得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

 

Brandt简直是吼着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我的眼睛治好了,是想看到一个意气风发的Ethan Hunt来告诉我,任务完成了,要加入下一个任务吗,不是想看他无时不刻都露出那种安抚人心的笑容的!别笑了,Ethan。”Brandt一边说着一边给Ethan递过去一杯葡萄糖水。

 

Ethan一言不发地接了过去。他第一次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他不想反驳,更没有还口的冲动。Brandt终于闭上了嘴,气呼呼地盯着自己。Brandt的双颊因为激动而充血,眉毛皱成一团,眼睛瞪得又圆又大。Ethan终于注意到自己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听完了对方的话,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对方的眼睛。Brandt开始回避自己的目光,但奇怪的是,自己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

 

“我都九个月没有笑了,这不用通过Will你的批准吧?”Ethan开口时说了这么一句。

 

Brandt嘟囔着“不用”,双臂环抱靠在了椅子上。他稳定了呼吸,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抬起头认真地迎接Ethan的注视。

 

灯光柔和地散落在Ethan的被子上,它充分地吸收,又吐露出更洁白的光线;病房里轻轻响动着秒针走动的声音,让人情不自禁地跟着数它走过的每一秒。Ethan感受到他不甘安宁的灵魂此时正安静地坐在自己体内,透过他的双眼看着Brandt的眼睛,在这一刻,它只想指使Ethan的情感去说一些话,或者听到一些话,又或者什么也不说、不听,只要享受此刻的平静。

 

但他又不愿再保持沉默,却也没有想好要说什么。面对任何敌人,他从来不会让嘴巴闲着,就是在囚禁的九个月里,只要有机会见到那四个残部,他都会想方设法地刁难他们、回讽他们。可现在,他的对面是Brandt,唯一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地选择闭口不说的人。他甚至想要听Brandt再抱怨一点什么,他想听Brandt的声音说教自己的任性自大,说自己没有团队意识,说自己是一个傻瓜。

 

是啊,Ethan宁愿自己在此刻就是一个傻瓜。

 

“你叫我什么?我是说,你刚才叫我什么?”Brandt脸上的潮红丝毫没有减退的意思。

 

Ethan被问得一醒,他觉得现在的他们就像两个小孩子,对着最后一刻糖你推我让,想吃又不好意思拿。

 

“Will,我记得我要这样称呼你。”Ethan喝了一口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两个顶尖特工,发傻一样相视而笑。

 

Ethan知道Brandt早晚会了解到自己九个月的生活(如果那也叫生活);他知道Brandt会内疚,会愤怒,但也会客观冷静地说,Ethan,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这样那样做。他尝试着想起被囚禁的日夜里那些如洪水一样涌来的记忆,可它们不知何时被上了锁,隐藏到哪一处沟壑中,也许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再也不用寻找它们。他早已忘记了放松的感觉,但此时此刻,病床就像一个柔软的洞,不疾不徐地拉扯他彻底地陷入。他可以放心地任由自己坠落,因为他知道,在洞底总会有一个皱着眉头的人看着自己满身伤痛。他不需要那个人为自己包扎伤口,那个人和那个洞底,就是他最信任的地方,只要那个人在,他可以慢慢地等待伤口痊愈。

 

我们都愿意展现伤口,但你无需问它们存在的原因。正因为这一没有任何条件的信任,你才会如此与众不同。

 

Ethan知道他必须说点什么了,他的笑容已经让Brandt的手脚无处安放了。

 

“Will,我建议你也给自己弄一个记忆宫殿。”Ethan放下杯子,舒服地陷在枕头里说。

 

“我有,否则我做不了移动维基。”Brandt倒毫不害臊地接话。他看到Ethan的笑容时立刻有了不祥的预感,“为什么这样说?”

 

“噢,哪天你也被犯罪集团关起来成了囚徒,除了庞大的信息和资料储备供你消遣,还有老朋友的笑容可以回忆。我的亲身经历强烈地推荐它的多功能用途,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管用。”Ethan闭上眼睛,开始模拟Brandt朝自己咆哮的样子。

 

“Ethan,我发誓不会让自己落到那种地步,好歹我也会有计划地完成任务!再说了,这并不用你教!!”

 

Bingo。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42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