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Blue sea blue


Dear Ethan,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动手写信而笑我老古董。你知道的,守着一点老东西更适合我,我是说写字,不仅仅是在文件上签名(比如你的损毁报告和病危通知单,我有私人存根)。
要说犯错误,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应该接下了克罗地亚的任务,我不应该退出外勤去做参谋,我不应该在克里姆林宫之后还拿起那部手机。我知道自己在犯傻,拼上命去追逐危险,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下一次任务时毙命,可是我还是去了。我跟你争吵,我一次又一次地反对你的想法,我的大脑尖叫着抗议,可我的心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跟着他去吧。这成了我们达成一致的公式,无论如何我都会在最后同意你,支持你,为你的每一个冒险提心吊胆,为你的每一次性命攸关强装镇定,为你的每一次苏醒祈祷——我真的在祈祷,我想有什么人能听见我的期望,你能活下去,在最危险的地方活下去,你能像从前的每一次那样给我一个奇迹。我没有为你睁开双眼而感到幸运,一次也没有。你就在我旁边,我安然无恙地坐着看文件,而你却拖着一口气为能醒过来搏斗。
我感到深深的痛苦,Ethan,就连在做外勤这一件事情上我都不能与你并驾齐驱,我受的伤全是在内里,没有人会关心我的性命安全,没有人会在我的房间外等候,就是最严重的一次骨折,醒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医生,他的工作是料理好我的苏醒,和出去通知参谋团把堆积的文件搬进来。我歪在病床上艰难地看着文件,而我想的,从苏醒的那一刻就在想的,是你的情况,要的第一份表格,是你的病情报告。老实说我不是医生,的确没有必要研究什么脑震荡,可是我没有办法去看你,我想以另一种方式在你身边。我不想让你一个人从死亡边界挣扎着回来,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病房,听那些寂静,想那些已经无关紧要的导弹、阴谋。我怕你会开始恐惧独自一人处在安全里,没有事情需要你去拼命,你只能闻着刺鼻的药水味透过玻璃窗看下面遥远的平凡生活,大脑渐渐放空。我害怕那样的你,害怕因为你孤独的安全而让你迷失了自己。我在怕,Ethan,怕失去了我已经开始珍惜的东西。
我不能奢望你会哪怕那么一次听进我的建议,但是我一直渴求着有一回,我能不假思索地跟你去冒险,抛开所有的计划、风险评估,最好,我能在你面前被射中心脏而死。可是我做不到,我已经习惯了听你的主意,习惯了严密地做好防卫,看着你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沐浴着枪林弹雨。你知道吗,每一次你在冒险,你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危险的火花,就像在告诉我,这是最后一个动作,接下来的只剩死亡,所以你无所顾忌地厮杀着,追逐着。我爱你眼中的光亮,爱那时候的你,绝望又狠厉。我只能在那时,情况最危急的时刻给自己的大脑一个空间,骄傲地想着我爱的人是如此危险,让我沉迷,而这种温柔的想法只能维持几秒,因为下一刻,我就应该出手救你了。
可是,Ethan,我没能救你。我应该坚持让你带上那套水下传呼器,我应该坚持不能让你在暴风雨中开着水上摩托去追逐那名逃犯,我应该在你出发之前再叫一次你的名字,我应该在看见你的水上摩托被海浪吞噬的时候发疯一样冲进海里,撕心裂肺地痛哭。可我没有,我竟然在对自己说,他会回来的,他只不过是又一次有计划地失踪,只要我能找到他留下来的线索,我就能找到他,然后这一回,我能有足够的勇气对他说,能陪陪我吗,我有点累了。
Ethan,我的书桌上有一张照片,是在克罗地亚的时候我偷偷拍的你。你站在悬崖边上,插着兜,昂着头,微微眯起眼睛,山风吹起你的风衣,你的脚下大地苍茫,头顶天穹万里无云,你就像要乘着这一股风滑翔一样。你是那么自由,骄傲,无所顾虑,我却担心你会听见我的相机拍照的声音,破坏了这一幅景色。我好不容易梦见了你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就此突然惊醒,方知是梦,天地悠悠,怅然不已。
今天是地206天了,Ethan。
我很冷。
Brandt

评论
热度 ( 15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