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破碎日记 【Thor/Loki】【华尔街之狼AU】



Thor

Jane曾说,每一个人在一生中至少会有一次难以忘怀的旅程。我正在用行动验证着这句话。

我曾坐着自己的游艇勾勒过摩纳哥的海岸,我也曾开着自己的直升飞机去华盛顿,再去费城,最后回到纽约。但作为一个不平凡的人,做了令人难以忘怀的事情并顺利地得到了去那个地方的资格——说白了就是监狱。这没什么值得称颂的。

监狱是个好地方,除了伙食比家里差些,要做体力劳动——从前我也经常做,不过三分之一在床上或者沙发或者别的地方——似乎没有什么痛苦的事情,我甚至可以打打网球。我的社交圈也在扩大,那些曾经的大官员,那些比我早落网的大款,不少我都认识,有些还有不浅的交情。我们第一次在狱中相见,都好笑地互相说:“怎么你也进来了?”

我们这样的人被投进监狱后,报纸就会大肆评论,政治污点、经济黑幕、生活细节……比FBI的档案还清晰。我们常常开玩笑,FBI的人应该全部辞职,真正能搜罗信息的人是大大小小的媒体,而且媒体的语言富有文采,比起FBI干巴巴的报告更有趣味。大家一致同意。有时候,我们还背诵一些评论的片段和大家分享,连狱警也会过来图一个欢乐。

也许我们笑的是从前的辉煌,笑着笑着就会叹气;狱警——算了,揣摩他们的笑是无聊的,天知道他们笑的对象是什么。监狱去掉了我们所有的光环,我们穿着相同的棉质囚衣,吃着相同的清淡伙食,偶尔抽一根廉价香烟,嚼几口劳动报酬换来的零食;看时间要昂着头找公共的大钟,每天作息十分规律,聊天的内容除了从前的经历和生活、增刑减刑、劳动报酬、小店的物价、图书馆的书……还有,每月一次的探访。
刚入狱的两个月,是Jane来看望我。她穿着简单的连衣裙,披着一件薄长衫,蹬着浅色的高跟鞋,长发飘逸,手臂上挎着一个挎包——她的衣饰我叫不出品牌,但狱友们却如数家珍。我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Jane的独身生活并没有因为我的入狱而在质量上打折扣,但我不由得总是挂念着,当她回到第五大道的家里,面对着空空荡荡的屋子,会不会感到孤独而无助?自从我出事起,我对她从来只有索取,却无甚回报。如今便只有她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痛苦,承受着外界和行业内的施压和排挤。她过得好吗?我总试图在她的微笑里找出蛛丝马迹,可总是徒劳。第一次探访后,狱友追着我问那妞是谁,太有气质了,要不是入了狱,又有了女友和妻子,准要第一时间抢位上垒。我第一次挂了脾气,那是我太太,也是我的律师,你们可以把裤子提起来了。

Jane还是那么瘦,不过精神倒好了许多。她帮我把大厦顶层的屋子卖了,把游艇、直升机、几处房产和投资也卖了,付了八成的罚款。Jane也卖了九成的珠宝——这些都是我送给她的,根本没有佩戴过,一直完好地盛在盒子里,和新的没有什么两样——又还了一成,最后一成,在Jane第四次来探访的时候付清了,她用自己的积蓄一点一点地补上。她说,她的钱还有别的用途。

Jane每次来探访都会带上一点自己的手艺。我能感受到所有人的艳羡。美国多久,Heimdall也入狱了。

Jane特意给我做了炸土豆饼,上面有“714”的字样。我们俩在探访室里爆笑,引来一片侧目,当然也有Heimdall的。他应该是看到了饼上的字样,不过,我没工夫在意他的脸色。虽然我们的牢房相隔不远,但入狱以后,我们并没有什么交流,狱友们也很识趣地与他划清了界限。

这个月的探访,我被告知更换地点去单间,开放式的,不会有其他人的打扰。

我坐在木椅上,只有一个狱警守在门外。我盯着袖口的一截线头,把它扯了下来。单间里很安静,我突然想起了学生时代的我,在一个安静的午后,把Jane和Loki从图书馆里拽出来,去咖啡馆喝下午茶。那天正好有优惠活动,我喝了那杯优惠了的蓝山。我不由得一笑,我终于清醒地认识到,我生活在一个一切都明码标价的世界里。从前曾被财富蒙蔽双眼的我终于看清了世界,第一次认识到它原有的残酷和真实,是有多排斥我从前的疯狂,它与商海上的尔虞我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我反而释然了。

探访室的门开了。狱警的声音说:“你好,奥丁森太太。”Jane回应了狱警的问好。我听见了两种不同的脚步声走近探访室。

一种是Jane的脚步,还有一种,那个带着一些慵懒,三分从容,三分优雅,还夹着一点犹豫的脚步。
是Loki,是他,我的Loki。

我一下子占了起来,椅子被向后推出了刺耳的划拉声。

Loki一手扶着门框,走进了探访室。

他微卷的黑发被整齐地数到脑后,露出高高的发际线;他穿着长装西服,脖子上一条墨绿色长巾;他的嘴唇微微抿着,祖母绿的眼睛直视着我的眼睛。

然后他松开嘴唇,缓缓地开启,像是犹豫着,把我的名字吐了出来。

他说,Thor,我做了鸡腿。

他直接绕过桌子,拉过我的手,另一只手把鸡腿塞进了我嘴里。

我用另一只手把鸡腿扯出来,不顾满嘴的油,也不管监控录像,就势把Loki拽进怀里狠狠地亲了上去。残留在他唇上的冬季,干冷干冷地,但在我们的唇齿间,它渐渐化成了早春。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我们的吻仿佛延续了十个世纪,这世上有的是时间,我和他的一生便足够漫长。当我再一次吻到他的嘴唇,就立刻明白过来,这是我找遍永恒的宇宙也无法找回的那些失落的清风。此刻我们能紧紧相拥,直到我的臂膀上筋肉暴突。他是我眷恋的、宝贵的,我曾为他而战,也曾拥有过幸福。那缥缈的呢喃,和那温柔的微风,在长久的失落后,再次回到了我的心里。

Jane把我们拉过来摁在桌子两侧说:“一个小时已经过了三分钟,留点时间干些别的事情吧。”我们俩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三个人静静地坐在桌旁,一时间没有人挑起什么话题。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多久我们三人没有如此整齐而舒心地坐在一起,享受着与外界隔绝的安静。即使我们要浪费这一次探访的时间,只是互相看着,没有交谈,没有任何煽情的举动,这对于我们而言,已经是最好的重逢和团圆。
我笑起来。我突然觉得,十年的监禁似乎没有那么难熬了。一个人总要是渠道一无所有,才有空间去拥有更美好的事物。哪怕曾经拥有又失去,哪怕以为要永远失去,但只要还在手中握着,就是拥有。

Loki告诉我,由于我协助案件调查,刑期可以再减三年。这个消息让我振奋不已。

“但你不能从商了。”Loki看着我说。

“我还能干点别的嘛。”我想起了第一次事业的时候,我和Loki在廉价公寓里仔细地研究就业报纸,他的话语,他难忘的一吻,他映着白炽灯光的眼睛。

Loki当然知道我此刻在想什么。但他偏偏勾起一个戏谑的笑:“我现在是一个大学教授了,你要做什么才不会被我小看?”

我出狱之后干点什么呢?很快,我便得到了一个答案。没有人比我更能胜任了。

“等着吧,看我怎么把你压在下面。”我自以为温柔地回了他一句。

然后我探过身子,在Loki的嘴角上留了一个吻:“我向你保证。”就像上一次他给我的吻一样。

阳关温暖得刚刚好,即使它晒在冬天的土地上。龟裂的土地接受着冬阳的爱抚,我想,沉睡的种子一定能在春风到来之时破土而出。它只是沉睡得太久了。

爱是相等的。

TBC

@Ekkreth 

下一章完结

评论
热度 ( 12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