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原创:写给威尔的信】BEB无差 书信体 OOC警告

「写在前面」这个帖子我会不定时地更新,信的内容不喜轻拍。取材于现实生活,干净文体,OOC请避雷。

——————————————————

亲爱的威尔,
    距离上一次给你写信已经过了好久,再一次看到你熟悉的笔迹使我欣喜若狂。或许是太久没有读你的文字,我必须说,字里行间无处不在的惊喜让我不得不正视我正在努力做的事情,你知道的,就是写些什么,好让自己舒服一点。于是我还是决定牺牲我少的得可怜的休息时间,说点什么表达我的感情。

    最近我一直在写一封又一封永远不会寄出的信件,就像执行某个轻松的任务一样,只是这个任务对于我来说,充斥着太多过于火热的激情,又粉饰得太过若无其事,以至于我会被误认为是一个小心谨慎地誊写笔记的书记员。我不得不承认,短短几个月的分离--算不上真正意义的分离,但是让我就这么称呼吧--减少了话语,却也增添了它们的的分量。我小心隐瞒的多愁善感不自觉地丰富了每一句灵感飘逸的文字,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真希望自己不会在信里告诉你,当“结束”两个字终于出现在一大片尚未被你的七彩灵感填充的空白之上时,我就像一个捧着失而复得的手钏的小妇人一样,哭得一塌糊涂。幸好没有人在意我傻子一样的行为。

    或许你会为我出格的做法感到不可理解,其实我也正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相同的问题,就在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风干了的泪痕还紧绷着我冬天本来就干燥的脸。我也许永远也学不会如何赞美自己喜欢的事物,如果我没有说出令人欢心的话语,那绝对是因为语言远远不能表达它们的分量。尽管我不想因为词语的匮乏而把你的杰作简单评价为“妙到毫巅”--我觉得这样大刀阔斧的评价并不有益于你的长期创作--但是我实在搜刮不出任何能表达我喜悦的语言。读你的文字流畅自然,感情的剖析和融入恰到好处。我看得出这些文字经过仔细的雕琢,但显然这一小篇的灵感驱动能更有效地代替事后的润色修改,我也十分感谢你没有作过多的增删。唯一稍有遗憾的是结尾的收笔,我自认为你想用意犹未尽的手法创造一种浅淡的甜蜜和忧伤,运用这种手法的前提是铺垫充分--这部分你做得从容不迫;但是插叙倒叙的布局比较合理的是,当时间轴恢复正常时适当丰满后面的兜垫,在这一部分的处理上,你是否也会觉得有点仓促?我对你的文风变动感到十分习惯,所以不必担心;我的建议是,继续汲取你喜欢的作者的写作风格并精炼笔墨,写出属于你的风格--你一定有擅长的处理部分,我没能总结出来,但是我知道我所擅长的是细节的处理,你一定有更漂亮的地方--我相信你会写得愈加出色。

    尽管我分析其他作品时头头是道,但这貌似并不适用于我提升自己的水平,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至于我为什么会写那些永不寄出的信,我可以这样解释:有太多事情我羞于启齿,不如假装我在星辰满天的也象晚躺在山坡之顶仰望喃喃地向一个人说出所有的话而不用期望回应,沉默就是心领神会的了解和心有灵犀的同悲共喜。我总是扮演倾听诉苦的角色,却更渴望一个能听我倾诉的对象。但让我心酸的是,有时候这个对象也太安静了,静得不会给我任何形式的回复。我在一个晚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我们何时能够保持同样的步伐,而不是象曾经的那样——一个人自以为在跟随另一个的脚步,而另一个却一直都在克制而绝望地等待?可想而知,我的本子不是哈利波特手中的藏有伏地魔灵魂的日记本,写下的话语会等到回复,它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也从来没有奢望它在某一天会开窍。它只会任由我在无尽的空白上发泄那些喜怒哀乐和多愁善感,这就是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我回看那些信件里的文字,感谢上帝,我没有寄出去。

    我大概明白我为什么会流泪。你记得狐狸对小王子说:“我得到了麦子的颜色”吗?对,我得到了麦子的颜色,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理解狐狸说这句话时的心酸和忧愁,因为这是它唯一拥有的东西了。我从来不认为《小王子》是一个愚蠢的童话,就像我从来不认为《卡农D大调练习曲》的曲调简单通白,正是那么严谨科学的音乐,表达的情感才如此深沉而激昂动人。有时候令人产生共鸣的文字就是那么容易地让人情不自禁地代入感受,我觉得这很好地回答了为什么我会在读完你的故事后留下泪水的问题。

    我想这封信实在是太忧怨了,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酸气竟然会被我写进信里,这真是无药可救。

    此时我就坐在一堵墙的墙根上,冬日的阳光把走廊铺得一片金黄。亲爱的威尔,我的脚尖抵着阳光的颜色,全身浸在墙根的阴影里。但是信纸却沾染了浅淡的金粉,笔尖也一样,吝啬的金点在我的指尖跳动着,就像要在永无尽头的下一秒到临之时离我而去,破碎在这堵墙上,无济于事地做着打破墙体的努力。我的心里正计算着结束的时间,以秒为唯一的计算单位。我这辈子从未做过比这更精密的计算--尽管我清楚它的答案,但演算的过程却是出人意料的漫长和艰难,以至于到现在,重复的嘀嗒声仍旧井然地跳动在手腕上。

    我从来不相信上帝,但这一次我请求他为你偏私,只要能提前地结束。这个要求未免也太过任性了,以至于我完全忽略了时间的提前,会造成多少清楚又迷茫的后果。

    我没有力气再写下去了。晚安,亲爱的威尔。

                               森

评论
热度 ( 7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