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原创:锤基】钻心剜骨 重要角色死亡,小虐,好吧SY上有人说很虐

六、夜晚

【笔者插一嘴】照惯例,笔者自己写的诗作为开头。前几天夜里突然流着眼泪惊醒,原因是梦见自己自杀,又死不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关心笔者的死活。然后笔者就哭醒了。连夜写了一首《死雨》,但总觉不好。后来快天亮时才写了这首《循环》和下一章的《单程》。提醒:下一章完结。

【循环

循环于爱的日与夜,

每一次醒与睡只为单纯的原因:

醒来为了看见你;

睡去为了梦见你。】

 

Loki 把书桌清空,开始布置。

一套黑西装,配黑色宽领带,黑曜石扣眼,白衬衫,西装上附上字条:

“请给我打温莎结”

写下几封信,用红腊封好,盖上自己的印章。给母亲一封,给教授一封,给曾经的儿时玩伴一封,给Fandarl一封,给Thor一封。他把信件按百叶窗形摆好,放在西装旁。

教授要的论文,放好。字条:

“请帮我把论文交给Odin教授,并向他转达我的谢意和歉意”

遗物安排,写了四页纸,放好。上面十分仔细地写着每一位遗赠接收人及遗赠品。

课本及文具整理好,错落有致地摆放在桌子上。

怀表。他停了下来。那时两岁时他在父母的大床上抓过来的。母亲回忆说,当时他的周围摆满了事物,他左看右看,把所有的书扒过来压在身下,然后拿过了父亲的怀表。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摸索了一会儿,就打开了盖子,安静地盯着珠母表盘,完全没有理会怀表上镶着的各类宝石,铂金的链子,银质的表壳。

然后父亲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母亲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也从来没有解释过。父亲没有说活,走出了房门。

后来,Loki让母亲的珠宝匠把怀表上的珠宝拆下来,放好在天鹅绒盒子里送还给父亲,并附上一张用稚嫩笔迹写的字条:

“父亲,这些对我毫无用处,且怀表说它也不喜欢”

他无数次把怀表拆开,又装上,重重复复,直到有一天他蒙着眼睛也能拆装。但是他一直想不明白,人心为什么不像怀表,多拆一拆就能够清楚它的构造。他无数次把怀表想象成父亲的心,拆开,抚摸着熟悉的零件,假装和父亲深谈,他知道父亲想什么,父亲也理解他的心意,就像怀表一样,听他诉说,给他安慰,给他鼓励,给他爱;组装,每一个零件又是那么冰冷,更像父亲的心,他和父亲交谈,他观察着父亲的脸色,他知道怎么应对父亲的话语,知道父亲想听什么,他的话语彬彬有礼,但是这哪里像父子交谈。尽管如此,他还是珍爱着这个怀表。

现在,怀表还能运作。他把怀表放好在桌上。

林林总总把桌子上的物品摆整齐,又去整理他的衣柜。

衣柜总是那么整齐,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他把一条墨绿色的围巾和白色的手帕拿出来,叠好放在枕边。

围巾是母亲织的;手帕,是那次打网球擦伤了手,Thor用自己的手帕给他缠上。手帕的角落里用枣红色丝线绣着Thor的名字Thor·Ga lahad·Odinson,是用一种简洁的徽章勾画起来的,像是Thor家族的徽章。他仔细地洗干净了血迹,把手帕偷偷藏了起来。他看着手帕,看了好一会儿。

上面仿佛还有两人滚热的汗珠,他伤口的疼痛,Thor的温度和力量,Thor关切的眼神,那一日灿烂的夕阳,球场旁沙沙的树叶……

再看看怀表,八时差十五分。他把领带除下,动身去酒吧。上生物解剖课时,Thor说今晚去喝两杯。这正和他的心意,也省去了他的邀请。

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酒吧门前。今晚的酒吧有点冷清。这样更好。

Thor点了威士忌,他点了苦艾酒。

“你怎么那么喜欢苦艾酒?”

“喜欢,就是喜欢。不会变。”他看着Thor的眼睛说。

Thor的眼睛如从前一样,蔚蓝得如深海。他突然想到一句谚语: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进退两难)。可是今晚,或者说,明早,这种尴尬的情况再也不会在两人之间出现了。他不禁苦笑了一下。

“Loki,我们第一次来喝酒好像也是喝这个。”Thor没有避开他的注视,也看着他的眼睛说。

Thor的眼中,自己的眼睛是什么样的?他无数次想问Thor,但他也觉得这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不应该和任何人说,说了就不属于自己了。

“好像还吃了核桃什么的。”Thor边说边让酒保拿一碟核桃来。

“对。”Loki笑着回答道。他有一副玳瑁黑框眼镜,水晶镜片。他从来没有戴过,只是收好在眼镜盒里,里面有一张纸,他写道:

“脱下眼镜,

 世界一片清晰,

 因为我只看清了你。”

可是今晚他很想戴一戴,看看镜片后的Thor和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同。

“Loki,我很抱歉,让你承受了那么多孤独。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伴侣什么的,我不怎么会体贴别人。你瞧,前几个月把你惹生气了,前两天又把……把Jane惹恼了。”Thor看了看Loki平静的微笑,吃了一颗核桃,“她说了一句‘Thor,我没想到你那么健忘,梅林的裤子啊!’什么的。唉,她的挂坠盒好像坏了搭扣,让我去修,结果主席团的事情忙完,让我给忘了。”

Loki哈哈大笑:“又是这句!”可不,还能是哪句?她一点都没变。他也吃了一枚核桃,“给我修吧,小时候不知道给她修了多少次。”

Jane,他儿时的玩伴,再为她做点什么吧。无论如何,她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即使现在两人的谈话有点尴尬,但是,算了,还有什么意义吗。

Thor看着Loki温暖的微笑,两人就像回到了四个月之前,而这四个月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Thor觉得这是一个重新开始的好兆头。

“她为什么那么紧张这个挂坠盒?谁给她的吗?”

“她母亲。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那是她母亲的嫁妆。”

“噢,可怜的Jane。她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

“慢慢等吧,她会把她的一切告诉你。那时候,你就能娶她了。她会是个好妻子。”他凄凉地一笑。是啊,她能敞开自己的心,还有谁的心不能为她敞开?可是现在他的笑,是真心的祝福。

既然我已选择离开,那就带着我最后的美好祝福我的爱。生如灿烂夏花,去如蘅芷汀芬。Thor,好好待她,好好安慰她,不要让她总是为我的离去哭泣。

“什么……”Thor脸红地一摆手,但是立刻正色道:“我现在只关心,你能不能原谅我。”

“你没有什么要我原谅的。我从来就没有怪你啊。”Loki笑着回答。

Thor听罢舒开灿烂的笑容,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了地,他觉得自己就像要飞起来一样,Loki原谅他了,他们又能重新开始了。但是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不说话。

两人又喝了一轮酒,付了钱,起身回寝室。

Thor看着Loki在自己的书桌上把挂坠盒修好,互道了晚安,各自放下了床帐。

Loki躺在床上,左手握住了上了子弹的手枪,没有开保险。他右手轻轻划着床帐,过了一会儿,房间那头传来了Thor熟悉的呼吸声。

不行,还没有到零时。床帐上,他终于慢慢划出了“Thor,I love you,but only on my own.”

                            七、The last moment

【笔者插一嘴】本章是完结章。重要角色死亡。最后一首诗,献给小洛,也献给自己半死不活的暗恋。

【单程

走在命运的单程路上,

生与死只有纯粹的目的:

生只为隐忍痛爱;

死只为自了折磨。】

 

当时间一分一秒从他的躯体上跨过,他能感受到时间的冷漠无情。他苍白而单薄的身体已承受不住时间的洪流汹涌而来,将他推向那个真正的寒夜。书桌上的怀表仍尽忠职守地走动着,他听着时间的脚步声,听见死神的脚步杂糅其中,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床帐,一圈一圈地绕着床帐,不紧不慢地走动。当新一日的钟声响起,死神就会拉开床帐,接走他残破的灵魂。

可是,请别把我的爱情一同收走。尽管我的爱情伤痕累累,瘦骨嶙峋,连死神也要为它施舍怜悯。但请让我过分温柔的生命做最后一次疯狂,让我无数次地呼唤那个温暖的名字,任凭它一次又一次地折磨我已支离破碎的心。尊敬的梦神啊,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匍匐在你的脚下,我哀求你,以我最卑微的姿态,请给我的爱人最美好的梦境,梦里有他的笑,他的所爱,请把我变成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在角落里看他的笑颜,他的快乐就是我生长的甘泉。我只有这一个渺小的请求。

被冰封的大地,雪落在无边的寒冷里,冻僵了万物,冻死了春草,一切死亡都是那么晶莹剔透,只要一缕暖阳,它们就可以融化,化为涓涓细流,使万物重生。

可这肃杀的冬夜,阳光永远不可能照耀。即使终于光明,我已在死亡的黑夜中长眠。

他的身体有点凉,眼泪毫无征兆地缓缓流出。他死后,Thor大概会让Jane提醒自己扎好领带,提醒自己注意言谈举止,注意吃相,注意实验安全,注意运动卫生……注意生活中细枝末节的事情。原本,这都由自己提醒他,他死了,自然是她来代劳。Thor身边从来不缺关心他、爱他的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少了一个他,实在算不了什么影响生命的大事。

I love him,but everyday I’velaearning,

All my life I’ve only beenpretending.

Without me,his world would go onturning,

A world that full of happiness thatI have never known

I love him,but only on my own.

他听见了十一时的钟声,心跳徒然加速,可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还有一个小时。

他的眼前浮现了Thor的双眼,那双一眼就能望到底,藏匿不了任何心机,不像父亲。智慧的蓝光迸射出来,把他的好胜心点燃,于是两人开始了无休无止的争论。Thor金色的头发被他一把捋到脑后,随意扎成一个发团,用领带束着,一眼看过去就像一只狂躁的狮子。可是他心甘情愿地走进他,与他争吵,和他乱丢稿纸,像他一样飞快地吐着专业名词。Thor在此时最是迷人,他能如此近距离地观察Thor粗壮的手臂,Thor手中粗重的钢笔显得那么服帖,Thor的衬衫领口敞开,偶尔瞥见了一点健壮的胸肌,Thor不善辩论的嘴此时却动的飞快,他似乎能看见Thor的大脑里各种神经的运作,一边思考,一边控制着Thor的嘴巴。吵急了,Thor一把抓住他修长的手,急切地嚷嚷:“听我说!是这样是这样……”

他的大脑突然短路,一片空白,双眼愣愣地望着Thor。

然后Thor另一只手一巴掌拍住自己肩部和脖子的连接处:“嘿!兄弟你说我想的对不对!”他的大脑赶紧飞速运作三秒。

“不完全对,因为……”于是争吵继续。

他摸摸手背,Thor的温度仿佛还在那里。

十一时二十五分。

手背。哦,Thor酒后开玩笑的一吻,总是那么惊心动魄。Thor醉眼迷蒙地看着自己,拉起自己的手:“May I?”

然后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了威士忌的一吻,眼睛深情地凝视着他的绿眸。

“唉,你的眼睛怎么是绿色的?”Thor含糊地问。他一脸惊愕地任由Thor继续抓着他的手。

他和Thor的一切电影般飞快地闪过,他笑了。Thor,我要走了,让我再回忆一次吧。

这一切不会再重现,永远沉在时间长河之底。

突然,他的思绪像闸门一样关上了。

十一点五十分。

心脏突然的一扯,气息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两眼一阵发白,心脏传来无以复加的疼痛。犯病了。

他没有力气去吃药,完成既定的计划。

在新旧日交接的一刻,结束自己的生命。

最后残存的意识里,Thor穿戴整齐地向他走来。Thor伸出右手,笑望着他。他又躺在了那片雪地里,伸出的手即将碰到Thor的指尖。

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把两手之间的空间再缩小一点。只是一点,就能碰到了。

他凄凉地一笑。

眼前的白色渐渐亮起来,目无一物。

手砸落在床上,在床帐上划了一下。枪落在被子上,没有开保险。

最后一滴泪落在枕头上时,他听见了新一日的钟声。他保持着凄然的笑容,遁入永恒的长眠。

世界本就不公,只是未亲身经历。

但我无所畏惧,因为,爱能让我一往无前。

Love, has no ending.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