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原创:锤基】钻心剜骨 重要角色死亡,小虐,好吧SY上有人说很虐

四、Careless Whispers

【笔者插一嘴】那天笔者被同伴深深地伤害了,也许是笔者比较喜欢想太多,老是让小洛上身,用他的思维去看事情,所以有了下面的一首诗。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也许笔者拙笨,描写的感觉并不到位,但是还是那句,是笔者的心情写照,也是小洛的心灵哭诉。原诗是“她”,但是这里改为“他”。喜欢小洛性转的可以直接自行改变人称。

PS:Careless Whispers是一首英文歌曲,要是把高潮放出来诸位都会“喔~~~~这首啊”。值得一听!笔者的妈妈自笔者记事起就一直单曲循环,她说她年轻那会儿就一直在单曲循环!(我说妈你能编一点靠谱的谎言吗,单曲循环那么久你还没上青山也是醉了)

 

【愧疚和孤独

如果我觉得愧疚,那是因为

我突然意识到

忘记唤上他同行

欢声笑语中忽略了他

开玩笑时中伤了他

看他用平淡的眼神,静静地望着我们嬉戏

如果我觉得孤独,那是因为

我就是他】

 

后来,他和Jane一起加入了Thor和Fandarl 的圈子。Thor和Jane一见如故,很快打成一片,无话不谈。他和Fandarl也相交甚好,总有马球什么的可以聊一聊。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存在于一个团体中。他会被叫上一起吃饭,一起去运动,一起讨论课题,一起做许多从前只会一个人做,或者偶尔有Jane的陪伴才去完成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感觉孤独?他渐渐地习惯了只听不说,习惯了看他们三个欢声笑语。他渐渐地有一种被剥夺了自由的感觉。他第一次觉得《社会契约论》是正确的,要享受公平,首先就要向组织贡献出自然自由,去换取组织内井然有序的公平的自由。如果还想保留着自然自由,要么接受组织的判罚,要么离开组织。离开组织也好不到哪里去,仍是死路一条。人脱离了组织,在如今看来,几乎无法生存。现在,Loki连走路时都会下意识地看一看有没有人落下了,去上课时若不是四个人同行,他总会紧张地问还有一个人去了哪里。

Thor也说,兄弟,什么时候像一个保姆一样了。

也许这是真的吧。自己这种性格,一旦融入团体,总是会把自己独立于组织,还认为成员对自己不关心,不重视。其实他们有什么义务重视你呢,你不过只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人,萍水相逢已是缘分,你还能奢求更多吗。

Thor。噢,Thor,他喜欢Jane。Thor总是有意无意地亲近她,听她低语一些只有两人听得懂的笑话,然后两人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他俩的头挨得很近,就像要亲到她的脸上一样。

有一晚,和Thor去Asgard酒吧喝酒。Thor点了一杯甜酒,Loki点了一杯苦艾酒。

“Jane很有头脑。”Thor突然说,望着酒保调酒。

“嗯。”Loki低头呷了一口酒。

“唉我跟你说,今天Jane的头发横我手臂上了。她自己都没发现。”Thor笑了起来,双眼亮晶晶的。

“嗯。”Loki盯着酒杯里缓缓浮上来的酒泡,透明得太过脆弱,噗的一下,就在灯光下爆裂了。他头一次冷淡地回答他人的话语。以往这种情况下,他无论如何都应该回答几句“啊,那真是幸运”或者“我认为你真是太走运了”之类的话。

可他没有,他命令自己不要对Thor说这些表面的言辞。

“Loki,你说我和Jane能成吗?”

Loki手一抖,一滴酒洒了出来,在桌面上撇成了泪滴状的液滴。他觉得Thor的一句话里既有自己的名字,又有Jane的名字,这种感觉真的十分奇怪,但是他也说不出哪里奇怪。Thor说自己的名字总有一种豪爽和爱护,也许是自己比他小,Thor天生的保护欲作怪;但是Jane的名字被Thor说得既温柔又羞涩,好像一个小朋友和别人说一个小心收藏的甜蜜秘密。为什么会这样?还有什么!他喜欢Thor,喜欢Thor,在阴影处喜欢阳光下的人,还能怎么办!Loki胡思乱想着。

“嗯?”Loki狠命地在大腿上用力一掐,酸麻和剧痛瞬间噼里啪啦地传遍全身。他该说什么?他能说什么?平生第一次他问自己,就连在父亲面前他都能保持冷静回话,可是现下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脑空白得像一张洁净的白纸。他感觉眼眶有点湿润,还带着一些酒气。但他随即抬起手掌盖了一下眼,顺势刮了一下鼻梁,尽力用平稳的声音说:

“成什么?”又一下,就在刚刚留下了疼痛的地方,他把自己的大腿掐得更狠。可是这一回的疼痛减轻了,不知是不是他的大脑已经对这种疼痛麻木不仁。

Thor转向他,他立刻举起杯子喝酒。一小口一小口地吞着,苦艾酒划过喉咙,落进冰冷的肚内。

“我想和Jane处一处。”

“你没必要告诉我。”Loki生硬地说,但是声音闷在酒杯里,听不出感情的起伏。

“不是,你从小和她交情深,你比较清楚她的性格和喜好。”

Loki终于喝完了酒。其实他早就喝完了,不过是在吞着酒杯,做出喝的样子。他知道如果此时再不放下酒杯,Thor就会怀疑自己要把酒杯吞进肚子里。他啪的一声把杯子放在吧台上。冰冷的大理石发出一声脆响,在Loki耳中这简直是心碎的声音,但却真他妈的好听!

“你什么时候要依靠别人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Loki尖刻地发问。他深绿的眼睛写满了轻蔑。感谢上帝,Thor看到的只有轻蔑。“给我来一品脱的威士忌,加冰块。”他示意酒保,没有看Thor。

Thor看着他,有点不解地问:

“怎么了兄弟,受什么刺激了?”他的手扶上了Loki的左肩。

这时酒保把酒端了过来。Loki伸长左臂去接酒。

Thor只得讪讪地收回手。Loki的心紧了一下。他又掐了一下大腿。奇怪的是,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Loki定睛望着Thor的胡茬,冷淡地说:“是啊,受刺激了。”

“嘿,兄弟,我真的没注意你也喜欢她!哎呀早知这样,算了我不跟你抢,你的就是你的。”

是吗,我的是我的吗?我是父亲的儿子,可是父亲却不像是我的;我有一肚子的学识,可就像从哪里偷来的。你曾在Fandarl面前一把将我搂住,霸道地说,Loki我的,不许跟我抢,Fandarl好笑地望着你说,你的就你的,我不跟你抢。可是你再也没有说过那句话,无论是开玩笑,还是真心实意(可是怎么可能真心实意,你甚至不知道我喜欢你!)。那一次,你左Fandarl右Jane地说,两个都是我的。我在一旁笑望你。你知道我的心在滴血吗?我难道只是你想占有就占有,见异思迁便搁置一旁的玩物吗?我本来就不是你的,你有了他们两个,把我唯一的知己都抢走了,我也毫无怨言地任由你抢去。这下好了,我又变成一个人了。在融入一个团体后,我仍是一个人。仍是一个人,却和你们走在一起!

“Jane不是我的,我们只是朋友。你喜欢她就喜欢她,用不着告诉我。”Loki一口气喝完酒,辛辣的酒灼烧着他的喉咙。这一次,他定睛望着Thor。

Thor有点疑惑,他也惊奇地望着Loki。

偏巧这时,Jane和Fandarl走进了酒吧。Thor见状过分热情地招手让他们过来。他想和两人一起为Loki解开心结,顺便问问Jane交往的事。

“我先回去,有点困。”Loki的心已经凉了半截,借口走开了。可是他没有立刻离开酒吧,只是拐到了一个昏暗的角落,远远地看着他们。Thor想挽留也留不住,Loki走得太快,他自己又嘴拙,只能由着Loki离开。

但是Thor还有一件他认为很紧要的事情没有完成。Loki起先听不清Thor的对话,但是渐渐的,他听清了。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or eyes can see,”Thor好像无意识地轻诵着。

“So long lives this,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Jane立刻接上。Jane就是这样,只要是她懂的,她都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Loki静静地起身,走向酒吧门口。他走得很慢。

“Jane,你的头发……”

“我故意的。”

好嘛,原来早就想在一起了。那就在一起吧,但是你们两个混球之前都干什么去了?

然后一阵沉默。Loki不敢回头,他不敢想,也不敢看发生了什么。可是凭着对Thor的了解,他却清晰地知道,这一阵的沉默代表着什么。

果不其然,耳边爆发出酒保和Fandarl的欢呼和鼓掌声。他转过头。

Thor和Jane幸福地吻在一起。

Loki摔门冲进黑夜里。

他昂起头,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夜晚的空气,看着高高的枯树枝上一弯新月,也在冷冷地望着自己。他带着酒味的眼泪硬是被他狠狠地憋了回去。不行,不能。

他冷静下来,抽身回到酒吧,直接走回到Thor桌旁。Thor和Jane立刻分开了。Loki在两人之间伸出手,把钱放在吧台上。

“抱歉,忘了付账。Gentlemen.”他近乎无理地说,保持着绅士的笑容,向各位点了点头。

然后,头也不回地迈进黑夜,一股脑把自己关进床帐里。

他把头闷在被子里,发狠劲地哭了出来。他的手用力地掐着大腿的伤口,那里已经是一片淤青。大脑终于对疼痛有了反应,他妄想着用这种疼痛缓解自己脆弱的心脏。

我伪装给谁看?给Thor看吗?让他看见那个风度翩翩的,被他称为兄弟的孤独男子吗?我永远只属于孤独,在我身边的人总会离我而去。父亲让我远离了母亲,课时让我远离了Odin教授,这下好了,Thor和Jane一起把我推开,又将我推进了那个彻骨的寒夜!钻心剜骨的痛苦折磨着我,我真替世人可惜,他们没能看见此时此刻正披散头发歇斯底里的Loki!

哭号间,他听见Thor回到了寝室。Thor一把拉开他的床帐,急冲冲地嚷道:

“Loki!你怎么了,跟我说说!”

Loki的火气一下子爆发了,他双眼通红,眼泪阑干,在脸上汹涌。

“滚!”他压着嗓子吼道。“你滚,去找Jane谈,她比我在行,比我会体贴人,比我热情,比我更爱你!我真心祝愿你们他妈的幸福!你滚——!”他用力把床帐夺回来,一不留意,半面床帐被扯了下来,在愤怒的空气里晃荡着。这时他才注意到Thor的头发也是蓬乱的,深蓝色的双眼写满了焦虑。Thor双颊通红,喘着粗气。可是他的声音却一下子变的十分无力:

“Loki?”

“Leave me alone.”Loki也无力地低声说然后背转身子卧下,重新用被子蒙住头。

“Jane让我转达她的担忧,她想明天早上在礼堂见一见你。Loki,跟我谈谈。Loki?”

“我很累,让我休息好吗?”Loki的声音闷在被子里,语调很平静。

Thor尴尬地站着,手脚无处安放。晚风吹开了窗户,长驱直入,在房内肆意逗留。

第二天清晨,Loki没有唤醒Thor就下楼了。他再也没有在清晨唤起他。

前厅,Loki和Jane会面了。

“Loki,Thor对你很重要,是吗?”Jane看起来也没休息好,她见面第一句就问。她担心地望着双眼红肿的儿时玩伴,尽管疲倦已被他精心掩饰,但是还是显得憔悴不堪。一夜不见,Loki仿佛又单薄了一点。她这时突然想到中国的一句古诗,好像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什么的。

“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心事能瞒得过你吗?你就不能有一次假装不知情吗?”Loki顶回一句。Jane目瞪口呆地望着玩伴写满怨恨的双眼,幽绿的光芒令她打了一个冷战。

“Loki,我是不是连道歉也不配说了?”她小心翼翼地说,哀求的语气让Loki的心沉了沉。他实在不忍心这么冷酷地对待Jane。但是这时他也不管不顾了。

“你道歉吧。”他冷冷地望着她。

Jane满脸通红地站着。她清楚,说与不说都是错的。

“能再给我讲一次粒子间的超距离鬼魅作用吗?”突然,Loki打破冷场,平静地问。

“两颗完全一样的粒子,无论相距多远,即使间隔着一个宇宙,其中一粒发生变化,另一粒也会做出相同的变化……这么说,Thor真的对你很重要……”最后一句轻微得像一片羽毛,缓缓落在两人心头。

“我是Loki,不是粒子。”他礼貌地回答。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Jane才近乎绝望地问:“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问完了,她才觉出这种问题有多愚蠢,问的方式有多笨拙。

“如果你道歉。”Loki转身回礼堂吃早餐。

Jane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知道那个孤傲的Loki又回来了。可是这一次,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只会礼貌地回答,就像对待平常的陌生人一样。

四个月过去,Loki又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

Thor还是像从前一样——哦不,两人还是像从前一样,一起打球,一起讨论,一起喝酒。

可是Loki礼貌了许多,也客气了许多。

最后,连Thor帮他推开寝室门,他也说了声“Thank  you”。

Loki 的心已经冷到极点了。

Loki终于结束了回忆。

 

 

                              五、下午

Loki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发闷。他赶紧掏出救心丸吞下。母亲也有这种症状,他很小的时候已经通过读书了解到这种心脏病,时不时就发作一次。有一次就是在和Odin喝茶的时候发作的。Odin慈父般的关切让他热泪盈眶。

终归,还是有人会关心他。

现在他又坐在上次发病的椅子上,等着Odin把茶端上来。

“Loki,还是老毛病?”Odin把茶托递给他,坐在了对面的扶手椅上。

“对啊。多亏了这药。”他微笑着呷了一口茶。Odin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底蕴很厚,但是尝着十分清雅。

“你的论文有结论了吗?”

“快写完了。明天你就能收到了。”Loki郑重地说。

两人望着窗外的绿茵,都不说话。暖阳入窗,和风拂面,香茗在手,他们都不忍打破平静。

“为了证明自己是生命,可以用生命来证明吗?”Loki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Odin心里一沉。他立刻明白了学生的意思。

“这种事情我年轻时也干过,最后还是自己解救了这条老命。”Odin最后缓缓地说。

“值吗?”Loki 又问。

“生命是你的,你觉得值,就值。但作为一位老人,我会告诉你不值。”

“为什么?怎么不值?”

“你遇到能让你奉献生命的事情了?”

“有。孤独。”

“咳,你这小兄弟。”Odin大手一挥,“你还不是愿意接受这个糟老头子的邀请,并且愿意跟他聊你的心事嘛。”

“对,我愿意接受德高望重的Odin教授的教诲。”Loki顽皮地一笑,行了一个护胸礼。

Loki喝干净最后一滴茶,吃完最后一块巴格堡蛋糕,告辞了。

他独自一人吃完了晚餐,回到寝室。Thor去了学生会主席团开会,晚一点才回来。两人还要去喝酒。

                                                             (未完待续)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