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原创:锤基】钻心剜骨 重要角色死亡,小虐,好吧SY上有人说很虐

Jane小时候有一个口头禅。第一次听到是一个午后,两人在Loki房间的二层读书。Jane收拾好演算过的稿纸,凑过来看Loki在做什么。Loki正在将《几何原本》翻译成拉丁文。Jane先拿起翻译好的手稿读起来。

“写的什么?”她对那些艰涩的语言束手无策。

“《几何原本》的概念解释。”Loki奋笔疾书,头也不抬地说。

Jane倒吸一口冷气:“《几何原本》?!梅林的裤子啊!”她竟然读不出这本自六岁起就翻烂的基础数学书。

Jane有一个数学家的头脑,却有一颗心理疏导师的心。Loki有许多心事都愿意和她分享,而她总会用合适的方式让他宽心。他们互视对方为知己,除了母亲,Jane就是他最好的定心丸。两人市场一起同母亲喝下午茶,欣赏庄园的美景,也常打马球——十二岁之前。十三岁时,Jane的论文受到学院数学系教授Frigga的大力赞赏,盛情邀请她就读数学系。也就是那一年,Loki的《关于中世纪骑士精神的剖析》被Odin相中,他也盛情造访了Loki的父母。

“去吧,他有这样的能力就去吧。后天可否启程?”

“呃,先生,学院于一个月后方开学,现下到校恐怕……恐怕学院的古老建筑正在修缮……”

“开学前两日把他送达校内,和安排Thor同一寝室。”父亲呷了一口酒,不容置疑地吩咐道。

“亲爱的,你还没有过问Thor的父亲是否合适……”母亲插口道。

“噢,这完全可以。”Odin连忙接话,“我儿子很荣能与贵公子同一寝室。”

“劳烦教授。”父亲放下酒杯,望了望窗外。Jane的父亲正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城堡的花园,Odin见状便礼貌地告辞了。

Loki双手扣起搁在桌上,书本翻到了兰斯洛特的一章。十七岁后,他迷上了兰斯洛特,恰巧的是,他的中间名就是Lancelot。于是每一次签名后他都在名字后加上一个“L”。快下课了。

前排的Thor,Jane和Fandarl在低语着交换笔记,还说什么一会儿去上生物解剖课要坐到同一个小组。Loki听不听课都一样,那些知识自从九岁就烂熟于心。但是解剖是要动手的,Thor的喜悦溢于言表。

噢,Thor和Jane。老钟敲了三次,下课了。Odin让学生递给他一张熟悉的请柬,邀请他见天下午去喝下午茶。也好,再见一见敬爱的教授,他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他跟在Thor和Jane的后面走向生物解剖室。Fandarl向自己询问着刚才上课的内容,Loki礼貌而机械地回答着,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前面两个人的身上。

两个人挨得很近,热烈地讨论着兰斯洛特的爱情。Thor纠正着Jane的观点,他深蓝的眼睛里氤氲着深情,他的手自然地搂着她的腰。

Thor和Jane,你们怎么不问问我呢?

他们到了解剖室。Loki和Thor同一个组进行实验。

生物教授讲解的时候,Loki的思绪又飘走了。Thor饶有兴致地听讲,手划拉着Loki的手掌,模拟解剖刀法。稣痒隐隐地传到他的大脑,让他禁不住如同触电一样颤栗了一下。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 ( 11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