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原创:锤基】钻心剜骨 重要角色死亡,小虐,好吧SY上有人说很虐

当世界一片混沌,你就是那一束光,照亮了无尽的寒夜。即使我的双眼已被那一束光刺伤,鲜血直流,我仍会永久追求,直到我再也不能看见,如同你出现之前。那时,我也许能用伤痕累累的手,触摸到你,在你坚实的肌肤上,留下我唯一炽热的血泪。 
——题记
一、晨
Loki走在夜里,脚下的雪很软,但他的腿似乎比雪地更软。冰冷的雪花轻落肩头,他艰难的抬起头,看洁白的雪花自黑夜落下,亮得耀眼。
“Light,光。”他轻声说。
他用手接住了一片雪花,却一下子瘫倒在雪地上。他狠命地举起手,要抓住那些发亮的雪花。可所有雪花都避开了他的躯体。只有一片手掌大小的雪花落在了他的唇上。冰冷得如同他的心。
他醒了,一滴泪划过脸庞,点在枕头上。
他觉得那唇上的冰冷还似真实地停留着。可望着宿舍四柱床上深绿的床帐,日柔软后市的帐子给他围了一个静谧的空间,他才意识到那只是一个梦。可冰冷却是真实的。
噢,原来是他只在腰下裹了一些蔽体的衣裳,貌似是他的晨衣。他抚摸了一下自己如大理石一样苍白的手背,沉思了一下。其实他什么也没有想。
裹上晨衣,光脚走向盥洗室,淋浴了一番。今天他洗的格外认真,比从前更加仔细。毕竟是最后一次了。
优质黑西裤,洁白的衬衫,珍贵的角质袖口,黑色的领带,双十字系法, 味道清淡的古龙水,带水的银梳把头发梳归脑后,深绿色的棉袜,擦亮的牛津鞋。最后穿上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外套,扣上单排扣的第二颗扣子。他又选了一个绿色的院徽扣在花眼上。
每天早上,他都精心把自己便会所有人习以为常的那个他,得体有绅士,谈吐文雅,风度翩翩。Thor还未起床。晨光照进了宿舍,但是难以穿透血红色的床帐。
他收拾好书本和钢笔。拉开抽屉,摆放整齐的柜子中间,一把转轮0.38口径手枪静静地躺在一叠空信封上。旁边是同一口径的一盒黄铜子弹。他看着这件冰冷的兵器,顿了顿,今晚,或者说,明早,就能用上它了。
关上抽屉,拿起书,他 轻步走出宿舍,下楼吃早餐。

二、早
他提在走进了历史课室。习惯性坐在第三排西窗旁的第二个位置上,等待他尊敬的老教授走上讲坛。Odin是除了母亲和Jane以外懂他的人。他睿智的双眼总是平静地望着自己讲解书籍,然后用平缓又亲切的语调指出他的观点,赞许他独到的见解。有时Odin会邀请他去享受一顿下午茶,聊一聊哲学和人生,听对方抱怨一下生活,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Odin更像他的父亲,相比起Laufey,他更情愿Odin是他的父亲。尽管Odin是Thor的父亲,他还是抱着这样的幻想。
Laufey拥有一个大庄园,继承了家族富可敌国的遗产。庄园里还有一个酒庄,Loki很小的时候已经学会分辨各类酒品,不用品尝,也能准确地辨别出酒的类别和年代。他的房间时母亲设计改造的——一个教室大小的三层私人藏书阁,书墙各处都有暗门,连接着通往庄园城堡各处的密道——这样相当于别的富家子弟一所房子大小的房间,几乎可以执行一所房子的所有功能,他从小就生活在这里,极少见到父亲。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母亲精心伺弄的花园。三岁时,读书只是好奇;现在,读书只是本能。本能地沉溺在书海中,一遍又一遍地把全房间的书再读一次,又用拉丁文全部翻译一次,再用法语,再用希伯来语,还尝试用了玛雅文字,速度越来越快。母亲曾惊喜万分地把他的翻译手稿拿给父亲看。父亲却只是微笑了一下,翻阅了几章,然后便挥手把母子俩请出房间,他要处理酒庄的生意。
Loki自从那时便不再翻译书本。
母亲在他六岁时教会了他骑马。Loki喜欢感受风呼啸耳旁时独特的安静。然后又学会了打马球,没有半年就在庄园里独孤求败。但他唯一奢望的只是败在父亲手里,可父亲宁可与朋友打球,也不愿来看自己打球,更别说下场玩玩了。
十二岁后,他就极少打马球,转而去学打网球——父亲也常玩的运动。
同样,无功而返。
最后他终于明白,父亲连母亲都不怎么关心,又会在意自己多少呢。
然后他就与家族朋友的女儿,自小就一起玩耍的Jane一起,被父亲安排进了这间享誉世家的学院。每一个学期,他和Jane优异的成绩单就被寄回两个家庭。母亲总是立刻来信表达她的喜悦和鼓励,也偶尔提及父亲的认可。其实他只是等待着父亲为数不多的认可。
Jane是一个聪慧的女孩。Loki回想着。
啪,同桌的书掉在了地上,这把他拉回现实。不知什么时候上课了。他帮同桌把书捡起来,这时才发现同桌是Fandarl,正认真地记着笔记。原来这节课讲的是亚瑟王与十二圆桌骑士,Odin正在讲解梅林。Loki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个笑容。梅林把他的回忆拉到Jane身上。

 

                                                                                                         TBC





评论
热度 ( 20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