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e at your command.

【EBE】假如生活欺骗了你01

     那你仍要保持坦诚。

                                                ——题记

前言:

往往不是惊涛骇浪,却是琐碎和熟悉让亲密渐变疏离。那些隐隐作痛的伤口就是印记。疼痛不会忘记,但也在渐渐淡去。总有一个人要留在原地,否则我们都只能浪迹迷途。我们也许绕过了无数惊险,可生活一直向前,风浪从不停歇;我们正慢慢地驶向永恒的深海。而年轻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两艘航船并肩航行在茫茫大洋中的时光,并期望着某一日,他们能在同一处港湾停泊。

 

Chapter1

 

  • From Brandt’s Dairy

     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读那本书?-EH”

    Ethan和我安然无恙地过上了退休生活。我们知道彼此的住处,但不管我们开过多少次到对方家里做客的玩笑,没有一个人真正付诸实践。我的生活按照时间表进行,而多亏了福斯特太太,我的房东,这位老态龙钟但心态年轻的老妇人(但愿她不会知道我这样的描述),包下了我的管家这一不可或缺的职位,如此才能使我按部就班的生活容得下唯一的不确定与变数——给前传奇特工发短信。我不得不承认,IMF繁重的公务通讯并没有磨灭我开玩笑和聊没头没脑话题的能力,相反,在Ethan的刺激下,我竟然能和他不知不觉地聊到深夜,常常,聊到深夜。

       退休五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我收到了一封他寄来的信。寄信地址,他家,收信地址,我家,很不错的邮票,我收藏了起来。信是这样开头的:

 

“Brandt,

                这样的枪支管理办法是不科学的。我觉得。。。。。。”   

                                    

       当时,邻居紧张地敲我的门,问我是否安好,因为他在隔壁伺候花园的时候听见了恐怖的大笑声(他的原话,人们总是那么大惊小怪的)。福斯特太太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因为她正带着耳机用能吵醒楼上的我的音量听重金属摇滚。

我高兴地摊开信纸给他回信。我写了五页纸,这不能怪我,他写了六页。我一直写道傍晚。晚餐后我用固话联系他,我们天南海北地聊了很久,就是没有提信的事。

       为什么要提呢?提了可就不是写信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拿出打字机敲了一页密码,放到信封里。前传奇特工应该要一眼就读出里面的信息,除非他比我愚蠢。事实上一阵一阵的,有时候他真的蠢得不可救药。

       这样的退休生活真20世纪50年代。

  

(二)   From Ethan’s Dairy

     “能安全地退休”这个说法对我而言一直是一个伪命题。“退休”意味着前额中弹脑死亡或者动脉喷血不可抑止;“安全地”意味着我会亲自面对上帝老爷子唠叨颠沛流离的特工生涯;“能”意味着在危险中死去。结果,显而易见地,我又一次——正如IMF的同事们所说——传奇地完成了一件传奇的任务:毫发无损地领着退休金隐居闹市,回归平凡。

       两天前我去看了心理医生,一位很会“洞察一切”的心理学女博士。她很快地得出我有类似刚下战场的士兵们通常患有的“战后心理障碍”的结论:我坐在她的对面,离她1.5米远,当她随手在本子潦草地写下“战后心理障碍?”的时候,我根据她笔杆的移动读出了她写的东西;她不经意地用手掀了掀衣襟,我立刻向腰后摸枪。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有时候我也分不清这是本能还是心理障碍,我不是说我笑这件事。她建议我写写日记或者博客,多与人交流,特别是朋友。我立刻回答她我没有朋友(friends)。她也笑了一下,朋友(friend)总是有的,她说。

       奇怪的是,当天晚上我的手机就收到了Brandt的短信。

     “今天去河里游泳。我说,连我都觉得秋天的河水冷了。-WB    20:05”

【以下是短信记录】

不会吧,你才退休三个月就开始服老了?-EH    20:07

老兄你明天自己去试试。早上5点的时候去。-WB   20:07

Fine.-EH   20:08

——五分钟后——

我今天去看了心理医生。-EH   20:13

巧了,我前天去看了。-WB    20:13

评价是我有战后心理障碍。-EH    20:15

巧了,我也是。你的医生是女的?-WB    20:15

别告诉我你的也是。-EH    20:18

正解,马普尔小姐。-WB    20:18

什么马普尔小姐?-EH    20:19

那位女作家笔下的乡村侦探。你没看过?-WB    20:19

很明显没有。你还福尔摩斯呢。-EH    20:22

好吧。一个问题,你有座机吧?-WB    20:22

有是有,这不是上个世纪的遗物吗。你不会想打电话吧?!-EH    20:25

很上世纪50年代,不是吗?-WB    20:26

你还真服老了,老兄。-EH    20:28

我还是会发短信的,要付费什么的,一个字一个字敲。如果有电报机我发誓遗弃手机短信。-WB    20:29

你个老古董。-EH    20:40

你说啥就啥吧。-WB    20:40

——23:30——

赌你没睡。-EH    23:30

老兄我刚刚惊醒摸枪。怎么了?-WB    23:30

早睡啊老人家。-EH    23:31

这下子没法睡了。来吧聊点什么?-WB    23:31

别了还是,晚安。-EH    23:33

混账,撩醒我你就挂。晚安。-WB    23:33

祝你早睡。勿回。-EH    23:35

 

Brandt大可不必立刻回我短信的。难不成他时刻守在手机旁边吗?  

                                                             Chapter1 FIN


评论
热度 ( 18 )

©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 Powered by LOFTER